科学家们创建了3-11世纪岩石和器皿上的铭文3D模型
09.08.2017
托国立的科学家首次创建了8-11世纪30个突厥铭文的3D模型。这些铭文都是被记录在阿尔泰共和国科什-阿嘎查斯基区域的岩石上,同样地,还有在阿尔泰上博物馆收藏的器皿上。已经处理好的铭文将会在《阿尔泰山脉符号文信古籍》项目的网站上免费公开
阿尔泰山脉地区的首个突厥碑铭是在200年前被发现的,但是科学家们只有在20世纪50年开始从事研究和破译的相关事情。研究最多的是鄂尔(蒙古)和叶尼塞河(图瓦与哈卡斯)的符文古迹。

托国立《肖像》实验室的主任奥尔加•扎伊采娃说:“岩石上的铭文非常的规范,这种经常在国内出现的石头对世界观的研究意义巨大。也许可以剪切成《我有一个好妻子》或者《时间—这是永恒的真理》。但是由于严峻的问题—明白铭文迹象都写了什么。如果是为了雕刻这些文章,大师们采用了特别的武器在石头上挖掘,旨在铭文可以保存几个世纪,那么也就是说类似的文章人们可以做出来。在8世纪岩石的颜色是不同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小的痕迹只可以从某个角度可以看出,只在一个特殊的光和角度可以看到”。

关于铭文的研究,科学家们采用不同的方法对它们进行复制—勾勒、拍照,然后进行解码。但是每个字符都可以采用不同的方法,因此这会有多个翻译的解释版本。另外,铭文的一部分很可能在岩画内,相互重叠的并且属于不同的时代,而在一些著名的地方,例如沿着楚伊斯基大道,现代破坏文明的行为使任务变得复杂。

奥尔加•扎伊采娃说:“在夏季对阿尔泰进行科考的时候,文明在摄影技术的帮助下创造了3D模型。在不同角度下拍摄的照片,然后会被程序处理并且创建表面的3维模型。这样的话铭文会被记录的相对客观,而且来自不同国家的科学家可以研究它们”。

dsc_4085.jpg

 科考的参与者,法兰克福大学的语言学家伊丽娜•涅夫斯卡娅强调说:“阿尔泰的大部分符文古迹还没有被揭秘。还没有通过现代的技术手段对它们进行记录。在2012年我们用在阿尔泰山脉找到的90个铭文创建了目录,然后将它们发布到免费端口上。现在我们正在固定全新的文章,当地的居民帮助我们寻找了它们。这30个铭文将在我们的网站上展出,同样地也将被加入到目录的第二版中”。

这次科考是在托国立关于研究南西伯利亚语言的大框架内举行的,该项目的导师是俄罗斯科学院的记者成员兼俄罗斯科学院语言学院乌拉尔-阿尔泰部门的带头人。
用来记录铭文的设备由托国立社会人类学实验室根据俄联邦《在不断变化世界中的人类》奖励基金提供。该基金项目的导师—德米特里•幅克教授,莫斯科国立大学民族学教研室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