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非洲到西伯利亚:托国立夏令营聚集了来自全世界的学生
18.07.2018
7月10-21日在托国立高山站《阿克特鲁》将举办V国际夏令营,献礼在北极和西伯利亚气候条件快速改变下的转型。教育课程的参与者是来自俄罗斯、南非、法国、荷兰、德国、新加坡、日本、英国、意大利和美国的大学生和科学家。对于研究生们来说,托国立跨学科的项目《研究西伯利亚和北极》和《Biodiversity》夏令营同时立足于实践,在夏令营期间外国专家也可以加入到研究中。
V国际夏令营正式启动是在7月8日。在预定设定时间在托国立图书馆科学家们将呈现自己的研究成果,而第二天的早上将出发前往阿尔泰山脉。在学习期间将重点关注北极和亚北极地区的物体,这些都是首次清晰调节气候变化的-冰川、永久冻土、土壤和生物群。
来自托国立、谢菲尔德大学(英国)、东京独立大学、南非的Fort Hare大学和世界上其他主要高校的科学家们将向学生们讲述目前在地球上发生的全球改变。在高海拔站的条件下,参与者们可以亲眼看到一些重要的自然现象。
例如,将有一系列献礼冰川融化的讲座。从一方面来说,这是现代转型的指标,从另一方面来说-这将成为新的自然灾害的起点:世界海平面上升,水温变化和海盐浓度等发生变化。
img_0669.jpg

托国立《生物、气候、景观》卓越中心的主任兼夏令营的主要组织者之一的谢尔盖·基尔波金说:“很遗憾,在阿克特鲁可以肉眼看到冰川的融化,对这里我们已经开展长达几十年的定期监测了,科学家们运用特殊的方法标记冰川后退的问题。这些过程的动态非常高:在一年的时间内冰川后退50-60米。毫无意外,不排除在未来的几年将不排除冰川缩减面积在100米”。

与此同时,在山区生物多样性的变化尤为明显。托国立的生物学家,来到《阿克特鲁》高山站开讲座的提到,生物物种在明显减少-渐进的过程,但是在目前它的速度是领先自然界自然规律的近200倍。自然界完全还没有时间适应地球上如此快速的气候变化速度,其中包括适应机制。必须要找出为什么发生了这些。解决这个研究问题的任务和夏令营的参与者们紧密相连,他们将决绝气候变化和周围环境变化与自己未来之间的关联问题。
dsc_0512.jpg
值得强调的是,夏令营不仅在好的教育场地开展,在那里可以听到世界上主要的研究学者的讲座,夏令营还将帮助人们建立新的职业联系并且为科研项目提供主要的意见。

托国立国际科研合作中心的主任奥尔加·沙都伊科说:“例如,在今年夏令营尼克·哈德松是第二次参加,他目前在阿拉斯加大学(费尔班斯克)攻读博士学位。在去年在阿克特鲁的夏令营他和来自北京大学的参与者相识。年轻学者的科研兴趣是相似的,在阿尔泰他们决定了自己科研组合作的方向。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托国立的夏令营和阿克特鲁是研究北极和西伯利亚科学家们的纽带”。

值得补充的是,在这次的夏令营可以开启另一个科研联盟:托国立和Fort Hare大学讨论了创建联合的教育项目的事宜,这将在2019年正式开始。
夏令营具体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