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和英国的科学家将研究遗传素养
12.04.2018
在托国立国际人类发展研究中的科研人员和TAGC《可行性遗传学》研究团队的同事们一起在Journal of Community Genetics杂志上发表了关于人们遗传素养的文章。在社交网站上研究基因问题的基础知识,其中已经包括来自78个国家的5400多人参与到了此项研究中。
项目的导师-遗传学与心理学的教授、伦敦大学金史密斯学院个体差异跨学科研究国际实验室的主任兼托木斯克国立大学人类发展国际中心的主任尤利娅·科瓦斯。
遗传学–在人类历史上是增长最快的学科。例如,在2003年人类基因组的测序需要数十亿美元和国际科研团队15年的研究,而今天则需要几个小时,几千美金和一位遗传学家的努力。此外,仅基于单个DNA的人类行为预测将会变得格外能够为精准。

尤利娅·科瓦斯教授解释说:“遗传素养是可以让人们能够按照自己的遗传信息做出明智的选择,这一点变得尤为重要。其发展的第一步就是研究人群中的遗传学知识。”

m8_pcjvfh_s.jpg
科学家们将这些测试任务的答案与不同的性别、年龄、宗教信仰、居住地的人们进行了比较。其中有关于基因和DNA一般概念的问题,而一些是私人问题:同一家族成员的遗传关系程度和人类DNA中有多少个基因。
平均而言,人们回答正确的问题占65.5%,和测试的形式以及信息的基础水平相比,这是非常少的。少于50%的受调查者知道一个人DNA中基因的数量和家族成员之间遗传的程度。接近30%的参与者认为,复杂的疾病,例如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是由于一种突变引起的。而事实上,随着这些疾病的发展,更多的遗传基因会与其相连。只有1%多一些的参与者正确的回答了所有的问题。研究人员认为,关于基因知识回答正确程度的平均值很低,是因为87.7 %的参与者具有较高的教育水平,而且他们都是通过互联网参与了这项研究。
同样地,人们还研究了某些遗传特性是如何显现的(例如智力),这和遗传学研究中的定义值相符。结果显示,对参与者的评估接近科学事实,但是人们往往低估了基因在重量、动机和学术成就中的贡献并且高估了自己的智力、身高和眼睛的颜色。科学家们认为,这和人们可以更自觉地控制自己的体重和动机相关(因此基因的贡献比较小),例如智力和眼睛的颜色。
研究人员还发现,人们掌握的知识不同是取决于所在的国家,即在哪里接收的中等教育。在美国接受中等教育的人平均答题的正确率高于在俄罗斯、乌克兰、英国接受中等教育的参与者。根据科学家的观点,这可能和美国媒体对基因研究的极大兴趣相关,还和基因商业测试可用性在这个国家增加相关。
根据分析的结果,科学家建议关注遗传知识中存在的差距,改变教育计划和教育政策。此外,遗传学家计划在进一步的研究中吸引更多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参与者,这可以更为详尽地探讨有关遗传学在跨文化层面的知识。
文章发表在公开的端口上。

可行性遗传学》(TAGC)联盟是2015年在学术会议《Building Bridges: mobilising international interdisciplinary science to benefit societies》上确定建立,该学术会议在伦敦举行,主办方是伦敦大学(英国)金史密斯学院和托木斯克国立大学(俄罗斯)。很多其他科学研究团体参与到了项目中。联盟为和全世界的组织开展合作提供了机会。
该联盟的目的-基于道德和法律范畴以开放的形式传递传播遗传学知识,旨在遗传学领域的科学发现可以惠及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