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利娅•阿萨坚科:学士教育的核心形成托国立本科生的同一性
12.03.2018
从2018年9月在托国立的四个系:新闻系、历史系、哲学系与艺术与文化学院将在实验项目框架内启动实验教育模块《本科教育的核心》。根据研发人员的观点,核心—定位于形成基础智力和活动技能的教育项目:批判性和系统性的思维,交流效果、项目活动、团队合作。主要的是在教育的前两年将采用整体模块、课程和学科,但是将推荐出不同的方案。
与项目经理一起,哲学系的副教授尤利娅•阿萨坚科向我们讲述项目组参与者在教育中看到的改变,然后是必须找出学士教育的核心,这将如何开展工作和这将给学生们带来什么。
1. 学士教育的核心是什么?
核心(core)存在于很多外国高校中。在一些高校中它对所有培养方向或者模块是必须的。在其他情况下整体的是指判定培养方向,例如,面向所有的物理学家和所有的人文学家。
位于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和芝加哥大学的核心建立在所有本科生教育进程的思想上,这并不取决于专业,核心定位于学生们智力的发展,拓展他们的眼界,形成智慧与技能,在一定程度上这是可行的,可以鲜明进行构思的。在芝加哥大学核心已经存在90年了,在此期间它已经被修改三次了。

尤利娅•阿萨坚科说:“我们的想法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火狐的相近:《如果有什么可以确定芝加哥大学的同一性,那么这就是对思想严谨的态度和对学科界限的严谨的思考》。关于同一性人们理解的是基本的共同价值观、态度、内在动机,这并不取决于培养方向”。

核心—共同的基础、专业能力,在其基础上可以构建专业技能。在每个大学它都是不同的并且定位于可以形成这所大学本科生同一性上。

项目经理解释说:“这就意味着,如果你从麻省理工、芝加哥或者斯莫尔尼大学毕业,你和它们的毕业生是有着“同样血统的”。你们可以找到共同语言,你们有着共同的背景,共同的处事态度,对于一些关键的定向于研究的文化趋势有着共同的理解”。

苏联的大学也曾经有自己的核心,但是意识形态化了。当时的核心是由辩证唯物主义、政治经济学、科学共产主义等课程组成。所有的学生不管是什么专业都要学习这些课程。

尤利娅•阿萨坚科补充说:“我们想在不同的基础上建立核心—在托国立价值观、本科生形象、教学结果的基础上出发,也就是正如我们直观地感受到一样是托国立所有毕业生在一定程度上拥有的共性基础上出发。这是我们的毕业生和其他高校毕业生有区别的地方,根据我们的看法,这刚好是形成思维、善于分析、批判性评估信息。我们的任务—在学生源头上建立原则、研发方法、设立教育方法论并且通过科技将这些能力进行系统设定”。

2. 这看上去将是什么样子的?
托国立的核心,根据研发者的观点,将由两个大型的模块组成:《世界观》和《批判性思维和写作(应用程序逻辑、哲学、修辞学)》。在《世界观》里面相反地由四个问题主题模块(轨道)组成:《自然》、《人与社会》、《科技与数字世界》、《艺术实践(艺术世界)》。
第1学期—介绍性、导航
这个阶段的任务—让学生与世界观、现实展示系统、其界限、环境、语言阐释认识,了解到世界在不同参数中形成的基本呈现主题。根据《世界观》将展开非典型性的讲座。开展互动学习,因此讲座可以通过问题和回答的形式展开,也可以通过设定的错误等形式开展。
在《批判性思维》模块中将建议学生们通过训练,在小组开展工作,与此同时—在跨文化的小组中学习。本科生将根据《世界观》模块中的内容展开讨论,写具有反射意义的文章,掌握论证方法、问题化、对数据进行分析的能力。因此,这将为以后形成跨学科的团队奠定基础。
第2 和3学期—试验活动
每个学生从《世界观》的四个问题-主题模块中选择其一并且根据它在团队中准备项目。项目将在大师—大学的老师或者实践老师的指导下开展。

尤利娅•阿萨坚科解释说:“例如,新闻系的学生在《自然》模块可以根据来自科学院某一个研究所材料的基础上成为学术记者,可以和文化学家与哲学家们一起准备材料”。

在第二学期在《批判性思维》模块中与项目工作平行开展的是将开始阅读献礼《世界观》的《伟大著作》。《伟大著作》的名单并不多—总共8本。每个主题有2本。但是这些著作都是建立《自然》、《人与社会》、《科技与数字世界》、《艺术实践》系统的基础。例如,阿兰•鸠里克具有现实性文章《汽车是否可以思考?》就在《科技与数字世界》主题的名单中。

哲学系的副教授强调说:“传统的哲学,正向其教授的那样,主要是从现实专业实践和个人历史中读取的片段。在这里人们可以开始明白,学这些是为什么,也将知道柏拉图—这不仅是抽象的“洞穴传说”,这还是对现代关于民主的政治思想代表系统具有明显的态度,对虚拟现实的展示系统有着关联,还可以明白电影《矩阵》可能也是在描绘柏拉图洞穴本身”。

按照计划,在学期内学生本将不仅读两本《伟大的著作》—与主题相呼应,根据这些学生还应该准备项目。其他的6本—暑假读物,学生们需要在第三学期开始前读完。
第4学期—跨学科的培训,在自我判断的基础上开展实践
在这个学期内将开展三次为期三天的强化课程。
首先—分析性课程:学生们将在跨学科的团队中与具有现实性的问题开展工作;第二次—项目性课程。在第三个为期三天的课程时间内本科生们应该展示并且对最终的团队成果进行答辩。他们可以对某一个项目或者自己的观点、未来想实现的想法进行答辩。这也可以是教育模型,因为本科生的教育项目核心—试点项目,学生本身会为此提出完善意见。

尤利娅•阿萨坚科说:“第四学期—对所有核心的整体考核,是本科生们展示出事实上掌握的系统和具有批判性思维技能,可以在团队开展工作,准备好面对积极地交流互动的时候。因此,他们可以自己进一步地向前进,有意识地选择教育和职业轨迹”。

3. 核心的主要目标—发展批判性与系统性的思维
根据项目研发者的观点,发展具有批判性和系统性的思维—这是“综合能力”,这将让学生在现代信息空间中找准定位。

尤利娅•阿萨坚科强调说:“在现代世界对于任何信息都必须具有相对的批判性,善于提出具有内容、可被理解的问题、对其分类、甄别真伪。需要明白可以做出怎样的结论并且在这个结论基础上可以有着怎样的解决方案。这就是批判性的思维。而系统化—善于看到整体性,能够明白他们从元素是怎样累计并且是怎样与环境相关的”。

批判性和系统性的思维应该是相互补充的,这样人们可以形成更为完整的世界观。与此同时,这也建立在任何一个研究活动的基础上。
研发人员强调说,批判性和系统化的思维应该成为整个教育进程的基础。如果学生们看待信息更具有辩证性,对其进行分析,那么他就可以更负责地对待学习并且形成自己独特的教学轨迹。在核心中本科生形成具有独特性的教育轨迹可以促进其在第二学期选择《世界观》:

尤利娅•斯塔尼斯拉沃夫娜说:“如果我们从最开始就“装备”我们的本科生善于辩证地看待信息,我们就是在培养其自我判断的能力。学生应该在教育过程中是积极地主体,而不是被动的,也不是我们挤塞信息的对象,这会让他们觉得无聊并且厌学。他们自己做出选择,那么他们的选择就包含兴趣”。

4. 为什么托国立需要这个?
托国立毕业生—能够在专业能力上行事的不同个体。这个形式也许您在PPT上看到过,在我们的材料和发展蓝图中读到过,甚至是快能记住了。本科生核心的前言—支持这一形式的决策之一。
还有更为深层的原因。如果我们—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将自己不仅定位在俄罗斯,而是在国际水平上,我们就应该明白,我们的同一性是由什么组成的,我们与其他高校区别开的独特性质。
这在本科生核心在主要的思想上有差异—发展批判性思维、宽广的世界观、团队跨学科的工作。

3月12日16:30分在托国立科学图书馆小会议厅将举行献礼引进本科生核心的公开研讨会。邀请所有对大学发展热心关注的人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