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拉基米尔·萨莫基什呼吁托国立毕业生参与到学校发展中
02.03.2018
《俄罗斯领袖》-2018年,托国立经济系的毕业生、候选人和企业家弗拉基米尔·萨莫基什在托国立经济管理学院举办了公开课。观众在两个小时内没有“放走”演讲者,就历史中的个人角色、大众是否需要领袖进行了提问。

弗拉基米尔·萨莫基什这样开始:“谁是领袖?这是讲大众整体的分歧带向统一目标的人。如果回顾历史,领袖并不总是乐观的。但是他总是有一系列的品质。根据思捷维娜·科娃的话,这是指自信和新鲜的眼光、自我发展和自我批评、合理运用时间、积极地相信他们并且承认他人。还有一点很重要,领袖可以在缺少资源的情况下达到结果。“你将永远游不过海洋,如果你害怕失去岸边的风景”—克鲁姆布如是说。这句话也适用于领袖。关于使命—领袖明星需要自我燃烧或者扮演催化剂?这是一个哲学问题。每个人都可以就此发表自己的观点”。

根据专家的观点,领导人并不是很多。专业的领导者一直都将赞赏那些善于自己做出结论,产生想法的人。而且他本人也准备好参与竞争。在理想的情况下需要设置进程,这样即使在你离开后所有工作可以照常进行。

“怎样成为领袖?有很多理论:这是《上帝的恩惠》,这是指基因特征的整体,这可以在自我中“培育”和发展。我无法明确的做出回答,但是这个假说是存在的。仅仅是需要将我们成为gluteus maximus的肌肉经常从它们待的地方拉下来。我翻看了脸书的记录,看到了关于《俄罗斯领袖》的竞赛说明,刚开始没有决定参与,然后看到同事们参与了,所以决定试一试。如果事实证明当你坐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刚好有一只小鸟飞过,你喜欢这只小鸟,那么就去追逐它,因为你现在就想要这个。我在生活中从来没有计划过全球化的东西。”

在大学的教室里问了等待已久的关于学生与领袖品质差别的问题。

演讲者说:“对知识的渴望和分歧,我会希望大家都将我今天说的,将疑问在自己的集体内部提出,这适用于所有的讲师,不仅是我。没有给出回答的人,那么通常会有问题”。

img_6812_novyy-razmer.jpg
弗拉基米尔·萨莫基什在书籍上进行了停留,他在有益于阅读,领袖们应该研究的书籍上做了停留:

儒勒·凡尔纳的《神秘岛》。这本书是关于不存在解决不了的问题。斯特鲁卡茨斯基的《很难成为上帝》—畅销的社会科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只是业余爱好者,但是我没有办法忘掉它,所以建议大家。沃尔特·艾萨克森关于史蒂夫·乔布斯(最好阅读原著,我不喜欢译本)的书。《本韦努托·切利尼的生活》—关于文艺复兴时期的领袖。他有着丰富的生活,尝试着一切:雕塑、枪手、拳击手。在这位年长的意大利人面前有很多机会,但是他从来没有失去过任何机会。

建议大学毕业生重读列夫·谷米列夫的《地球民族的生产与生物圈》—课本中有很多热情的理论和什么是循环发展的。其中包括文明,包括不断出现、达到繁荣、然后衰落和毁灭的文明。

“今天被大众熟知的弗雷德里克·拉拉的《未来开放的机构》,这本书是关于建立在全新原则上的未来企业结构内部组织的:自我管理、进化(在理论中作者将这些组织称为绿松石)。尽管我自己是独裁管理风格的追随者,但是还是需要追求这些。还想补充美国经济学家纳西马·塔列博和他的《反贿赂》。塔列博描述了最佳的行为战略。请看田径运动员的步长—在你引导的地方开展很小的运动,但是不会失去平衡。正需要这样运动。”

在结尾中演讲者向托国立捐赠基金会提出了富有前景的发展方案:

“作为托国立捐赠基金会的首批捐赠者和推动者之一,我想传达一个理念:教育将不同代的人相连。感谢从大学中走出的毕业生们,也许现在正在支持哪个学生在学习。这将是独特的奖学金项目,其他的形式。定位于学业和科学的精明的头脑应该获得额外的金钱。也许,这将有助于启动下一代捐赠者出现的进程,总有一天情况会向在西方一样:大学有数十亿的基金,这将用在重要的科研活动和对学生开展支持上”。

img_6821_novyy-razmer.jpg
img_6791_novyy-razm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