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发上的大学

任何人在托国立都能学习,甚至都不用出门

托木斯克是一座西伯利亚的城市,托木斯克人口为五十万,托木斯克离莫斯科3500公里。托木斯克国立大学是西伯利亚最早建筑的大学,大学是138年以前建筑的。约16000人每天坐公车、无轨电车、自行车来到托木斯克国立大学上课并听讲演。很多留学生也在大学学习,他们是西班牙人、法国人、以色列人、波兰人、美国人、墨西哥人、南非共和国公民、肯尼亚人、摩洛哥人等等。他们都在提升自己的水平,准备考试或者了解北极地带的气候变化。其中最大的差别在于最后的那些同学甚至没有机会走一下校园— 他们是托木斯克国立大学远程教育学院的学生。在这篇文章里我们试图解释为什么80个国家的50万学生使用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在线课程,并解释一下大学是如何为这么多学生提供教学的。

learn_977545_1280.jpg

从100位听众发展到5万学员

在1906年,威斯康星州大学是首个开始进行远程教育的高校。教师开始把作业通过邮件发送给学生,然后学生们把作业发送给老师。在1969年建立了OpenUniversity,10年以后中国开放了《广播大学》和电视教育项目。这样远程教育就以消除纸张的方式开始了。40年之后讲演从广播扩展到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为了教育学生只需要有网络和发现新的信息愿望。大学常常把自己教育项目投放到在线平台上,而老师们参与制定学习计划并且选择拍摄角度。

在1998年,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远程教育学院正式成立了。远程教育学院最初的“学生”是西伯利亚和远东的信息技术专家,这些专家自己学习了特殊的课程。2015年大学里64%学生使用了远程教育学院的材料,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在线课程的听众达到了5万人。

为了更方便得学习和授课,托木斯克国立大学设立了《电子大学-MOODLE》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制定了教育课程,自动化评定的方法。比如说,老师用反抄袭程序可以对学生的作业和文章进行分析,这种办法会帮助他们确定作业的质量。也可以让这个平台评价个人的成绩。

Inst_moodl_04.jpg

智能手机和社交网站怎么协助学习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在线课程可以借助于IOS或Android的移动设备下载。就是说你们随处都可以学习,在沙发上、在别墅里、甚至是在海边的躺椅上。

大学工作人员利用VKontakte, Facebook等社交网站或者利用Blogger.com, Drive.google.com, Maps.google.com, iii.com等Web 2.0的平台,这样他们能和学生进行更方便的沟通。结果就是老师的账户比学生的帐户更多。

讲座:Play,Pause, Stop

有的电子大学系统的功课是在线授课。每个电子大学的学生能观看讲座、实践和实验课的一部分,然后根据学生的意愿可以把录音在公共的端口进行保存。

- “我在Moodle系统上听了新保加利亚大学的阿尔米纳·贾尼扬教授的《认知语言学》课程。”- 文学系的硕士生达利娅·科斯季娜说。-“ 在课程范围里我们了解了外国的学术文章,用英语在线讨论了阿尔米纳·贾尼扬的讲演!和原先设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样的教育方式原来是很方便的,我们在网络上传学习材料,材料上传以后,因为讲演录音了,任何人就能再听我们讨论的课程了。”

dsc_8397.jpg

当同学们都是虚拟的...

从2015年以来,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开设了信息技术、语文、跨文化交际、社会人文科学的远程硕士班。学生在线可以掌握管理创新,金融等各种方法,掌握DigitalPublishing并学好大众传播艺术。硕士班允许将学习和工作结合起来,也让学生有再学一个专业的机会。学生只要乘公车,回家或午饭的时候就可以在线上课。

硕士学班由面授学生和其他各个城市和国家的非全日制学生组成。他们会得到查看学习计划、课程表、学习材料、讲演、电子教材、ppt、电子图书馆、教育资源链接的端口。功课的一部分采用在线教育,大部分考试可在网络上进行。

tsu_edx.png

教一千名学生的教授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在MOOK(英语: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上大规模投放了公开的网络在线课程。这是远程教育发展的最新趋势,其创意是建立一种针对大众人群的在线课程,这是一种开放的教育。您可以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学习这些课程。

创造者发布了包括短视频,图解材料等的信息包,这种信息包可以让学生们自主学习。课程不仅像大学的课程,而且和新的题目有关:从3D打印到有效组织劳动活动的特点。

一个课程的持续时间是4-10个星期。每个星期听众都需要了解材料且完成作业:电脑进行测试或者学生对自己完成的《实习》进行评价(练习题是peer-to-peer的,也就是说是互评模式)。

-托国立远程教育学院的主任加琳娜·莫扎耶娃说:“托国立在 2014年创建了MOOK课程。从那个时候开始创建了公开的网络课程,还有12个课程还在研发过程中,其中包括那些在MOOK第三届竞赛中总结的成果,还有托国立第一个关于SMM的专业类网络课程。”

 - 远程教育学院科学教学部领导奥尔加·巴巴恩斯卡娅补充说:“大规模开放的在线课程的设立是一种创作的过程,也是每一个视频演讲的个体创造,作业的每个问题都有自己的特点,所以创立这种大规模公开在线课堂没有模板。很多人员都参与这项工作:这些人员包括教师、课程的创造者、拍摄组,额外教育学院的专家、分析员、校对员、采用英语进行教学的公开课或者需要字幕的课程还需要翻译人员。”

011.jpg

人与社会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大规模公开在线课堂通过了各种听众群的质量检查。在2015年举行的全俄EdCrunch Award竞赛中,文学系副教授尼娜·亚历山大诺夫娜的课程《俄语是有效的交流工具》获得了人文科学奖项提名的第一名。此外,和《“捕获人类”或者媒体、商业、市场营销和教育领域中的社会网络》一起进入了Coursera平台上最受欢迎俄语使用者的俄语课程。

尼娜·亚历山大诺夫娜说:“这是教授现代俄语和其标准的课程尝试。听众群可以明白,这些规则是怎样进入词典和词典的作者都有谁。在一些情况下还可以使用历史现象解释现在正在发生的进程。

一些课程很关注不同听众群的自身要求。在2016年3月心理学系副教授瓦列里·彼得诺娃的《心理诊断》课程在2周时间内就有了1500多名听众,而在Coursera平台上投放的由娜塔莉娅·涅斯捷诺娃、斯维特兰娜·法沙诺娃和玛丽娜·格列科娃编撰的课程《西伯利亚掠影.托木斯克市:对外俄语课程》有80%多的外国听众群,现在一些人和老师们的联系都很密切。

永远不知道接下来谁将成为你的学生

可以有机会获得来自任何知识领域的任何信息—这对使用者来说很有益,而对MOOC的课程创造者来说很复杂。准备网络课程的老师在现实中并不认识自己的学生,但是课程却应该定位在广大的听众群基础上。当然,在课程开始之前,所有的听众都会进行注册,但是现实中的情况可能会和计划的有出入。

塔季娅娜·罗马绍娃的MOOK《让人惊奇的世界地理》定位于中学生,但是在实际上却吸引了超过30%的地理老师。

- “起初,这个大规模公开的在线课程式为中小学学生创造的,课程的基础是中小学的地理课程。”-地质地理系副教授塔季娅娜·罗马绍娃说。-  “可是经过一段时间后,听众群扩大了,这个课堂对学生、老师、地球科学感兴趣的人都很有益。在创造课堂的过程中我获得了大量“缩减”大数据时间的经验。因为在很短的时间内必须要做出判断、解释不同的过程和规则。但是,毫无疑问地是,这非常有意思。

用137分钟环游北极

很多课程是独一无二的。在Coursera的数千个网络课程中只有一个是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特里·卡拉汉负责的《The Changing Arctic》课程。他在北极地带已经工作了47年。在2016年初,在《Lectorium》平台上就发布了这个俄语课程。

- 教授说:“我很喜欢北极地带:它的野生动物、景观和居民。现在他们都经受着改变。在我的课堂里我想的做的就是给你们解释一下现代的北极发生了什么,北极的这些过程是怎么影响人类生活的。这不仅是指住在这个地区的人,还与全世界的人类有关。”

10节讲座让我们知道了与北极地带研究相关的各种方面。听众的知识水平不太重要,每个对世界生态环境问题感兴趣的人都可以收听这个课堂。此外,还有补充材料让人可以继续深入学习。

在编写课程的过程中,特里·卡拉汉采用了很多资源,但是基础过程立足于INTERACT的科普教科书:Stories of Arctic Science。这本书是北极网络和INTERACT高山站、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和北极大学(《UArctic》)。

在5年时间里,INTERACT项目的跨民族端口为500多个团队的科学家提供了在网络站中工作的机会。在书中收集了关于在北极工作的科学家的简短介绍— 一共将近60个介绍。这些介绍都收入了特里·卡拉汉的网络课程中。

terry2.jpg

大规模的网络公开课成为了托木斯克国立大学不可分割的部分

MOOK《天才、才能、平庸》被投放在不同的平台上:俄罗斯的《雷克特里亚》和欧洲的iversity平台。在这个课程中,托国立的专家第一次尝试了《MOOK作为专业教育的补充资源》模式:将公开的网络课程投放到提升职业技能的《心理的自我实现和自我认同的创造》课程基础上。在网络课程结束后,听众们可以付费在托国立的《电子大学— MOODLE》中选择额外的材料,最终的学习结果是有机会获得提升专业技能的培训证明。

- 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奥列格·卢基亚诺夫副教授说:“我的课堂的目的是展示天才,才能和平庸的另一个观念,在此基础上的是关于集约创造生活的研究。按照惯例,人们都是采用线性的方式理解这些观念,即才能— 这是能力的最高体现,而天才— 才能的最高体现,在此基础上就容易让人们对才能的理解产生问题。在我们的课程中,这三个方面代表着三个特别的限度,生活让它们变得协调一致。主动性代表天才,才能— 重复使用的能力,而平庸— 适应和开发周边环境。

现在正在创立关于社会技术、心理认知、技术生存史的课程,还有针对博士生的哲学史和科学史的课程。在2016年5月,在Coursera平台上将投放托国立第一个采用俄语授课的专业课程:《SMM数字项目:针对商务交流的可视平台》,该课程定位于在自己专业活动和商务交流领域使用社会媒体推进自己数字项目的人。

新资源与TheSims电子游戏式课程

在2016年,学校研发并投放了特殊的平台,该平台可以让学生免费学习由大学老师创建的公开的网络课程。在平台上可以观看视屏课程、查看补充资料、完成作业,在成功修完课程后可以获得托国立颁发的证书。该网络平台首先是为托国立的学生们准备的,但是俄罗斯的教师和中学生已经在使用该平台了。

获得的证书可以让学生们将在网络平台上学习的结果用到大学主要的教育项目中,如果该课程可以重新签过或者得到了系里的承认。

托国立不断地采用新的教育模式,旨在把获得教育的过程变得简单有趣。比如说,在今年,非常著名的The Sims游戏通过了技术审核并且将其运用到了可视教学中。老师和学生们在可视的世界里通过互动的方式创建了人物并且尝试解决摆在他们面前的既定任务。每个人都可以为自己选择一个特定的人物、服饰、课程种类和科学类别。

现在谁都不能预测20年之后哪种课堂和研讨课是最普遍的。在50年前,学生们不需要走出家门就可以接受教育被认为是不可能的。现如今,在网络、智能手机或者笔记本和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帮助下,每个人都可以这样获得教育。

Врезки— 嵌入的内容

来自世界上80个国家的50万学生使用托木斯克国立大学的在线课程

用户的地理分布情况:美国、德国、西班牙、意大利、法国、英国、以色列、波兰、捷克、墨西哥、加拿大、南非共和国、肯尼亚、摩洛哥、中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

事实与数字(Факты и цифры)

27位MOOK作者

3-6个月 — 研发一个MOOK课程

>25个拍摄地点

103周 — 托国立研发的所有MOOK课程的持续时间

25% 的外国听众

>1000名托国立学生学习了母校研发的MOOK 课程

根据托国立MOOK的投放结果决定继续研发与提升职业技能相关的网络教育课程项目,完成相关培训后将颁发拥有既定模板的职业技能培训证书。

托国立的MOOK投放在美国的Coursera、欧洲的iversity和俄罗斯的Lectorium平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