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图书馆就像通往未来的桥梁

在托木斯克国立大学开始了空间整修第二阶段的工作。在10-12月将在这里开展大规模的维修工作。托国立科学图书馆主任讲述了哪些空间和物体将面临更新,以及图书馆在不久的将来会以怎样的面貌开放。

标注:图书馆内新的通宵自习大厅24/7

490274.jpg

– 米哈伊尔·奥列格维奇,请您介绍一下,为什么一定要更新图书馆的空间?

– 如今的大学图书馆正在经历着装修与完善。现在它们不仅用来保存图书和提供各类信息,还是新的发展模式:图书馆作为积极与冻土的教育和环境信息库,促进着科研的成功和跨学科的合作,还是创新的催化剂。相对应地,我们今天面临着在科教领域进一步为创新而调整和新建图书馆空间的问题。

完善图书馆空间的项目在一年前正式开始。在近5年的时间里我们应该变成支持科学与教育的活跃中心,成为大学为了提升自己国际地位而开展活动的主导。我们根据学生、老师和大学科学家的要求进行优先调整。注重场所的公用性设计,我们努力记住在大学是如何提升教育和科学质量的,根据现代的要求和条件,那些空间又是欠缺的。

除了空间的改造,我们计划做出一些其他的重要改变。今天,正在改变图书馆的一些服务理念:图书馆应该为科研团体和我们的老师提供服务。人们正在讨论新的形式和合作机制,从而可以最大限度地使用书写与打印的资源。科学家们和老师们应该避开这些功能,比如科学计量学、文件检索、为自己的科教目的进行的信息组合。我们可以承担负责这部分功能的责任并且负责为优先发展的项目进行信息收集。我们已经准备向我们的访客推荐这种新的互动的模式。

– 改造项目之前都经历了哪些准备过程?

– 空间改造,我们尽量考虑到这一领域中的全球趋势。在筹备新的空间改造理念时我们研究了现代对空间组织的要求,我们对工作人员都进行了培训,以实现在世界和俄罗斯的图书馆中成为采用创新方法的领导者。重要的因素还包括与大学的团体代表进行定期磋商。因此,在2014年4-5月我们对图书馆的用户进行了大规模的空间使用调查。其中包括:个人采访、问卷调查、通过电子邮件和特殊的展示平台收集信息。我们想知道现代的学生、老师和科学家们是准备如何规划他们花费大量时间的图书馆空间的—读书、写文章或者只是交谈。通过这些我们明白了应该如何改造图书馆的空间才能使读者们待在这里更舒服和更有工作效率。

我们将这项研究的结果和《科学图书馆空间》战略会议的材料进行了比较,该材料是与托国立城市规划中心共同设计的。在会议框架内科学家和老师们试图确定:在高等教育中创新是如何影响教学组织和公共空间布局的;图书馆时如何促进改变的。

两个活动让我们能够显著纠正大家对托国立科学图书馆改变的共同愿景。在吸引大学各界参与到空间改造的过程中,《一起让图书馆变得更好!》竞赛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项目框架内所有感兴趣的人都被邀请来阐述自己对图书馆公共空间布置的想法。

31617_4.jpg

相关新闻

在托国立科学图书馆开设了针对科学家的专门研究厅

在托国立科学图书馆工作着通宵自习大厅

托国立计划2017年在《科学图书馆》开设新的阅读大厅

在托国立科学图书馆出现了由植物生物过滤器做成的挂毯

科学博物馆的历史

弗罗利斯基斯特罗诺维夫伯爵在秋天于奥德赛进行了会面。届时80岁的伯爵思考着如何归置家族世袭的博物馆:根据世袭的传统应该是父亲传给长子,但是伯爵没有儿子。斯特罗诺维夫家族的书籍从16世纪开始收藏,收藏的古籍善本和外文出版物被认为是俄罗斯最好的馆藏之一。伯爵同意将图书转赠给未来的西伯利亚大学。

藏书于1880年通过伟大的西伯利亚公路来到了托木斯克。藏书包括22626卷。1878年秋天伊尔库兹克的黄金商人西伯梁科夫捐赠了10000卢布的资金用于购买和转寄书籍。在1879年还从著名的俄罗斯诗人茹科夫斯基的继承人那里购买了4674卷的个人图书馆藏书并且将它们捐赠给了西伯利亚大学。

在10年期间(从1875-1885年),大学通过购买和接受捐赠共获得了将近70000卷的图书和杂志。弗罗利斯基在夏天开始对出版物进行分类。三名职员每天从九点来到教学楼的仓库并且一直工作到两点,他们将书名写在了卡片上。1882年夏天这些书籍被搬到了位于大学林荫道刚建成的办公楼里。

dCpGN1FDEY4.jpg